默认广告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网站 >> 联友原创 >> 内容

朱熹:偷诗不避帝王家

时间:2015/7/24 9:22:42 点击:

 

“地位清高,日月每从肩上过;门庭开豁,江山常在掌中看。”是宋代理学大师朱熹在福建漳州任知州时,为创办白云岩书院题写的一副对联。该联对仗工整,文字优美,充满了诗情画意,有着丰富内涵和深刻寓意。上联说儒者肩负社会道义,两袖清风,可昭日月;下联称儒者读万卷、品万物、识时局,身在书斋,心系天下。寥寥数语,将儒者的责任以及应具备的境界和品质说得清楚明白,故为历代文人所推崇,成为千古绝唱。

欧阳中石先生手书朱熹联

然而,谁能想到,如此妙句竟是朱熹用“第三只手”偷来的,这副对联不过是盗版而已。它的版权,本属于300多年前的唐宣宗李忱。偷诗偷到皇帝老儿,朱熹的胆子也够大的!

《全唐诗》卷四录有宣宗皇帝的律诗《百丈山》——

大雄真迹枕危峦,梵宇层楼耸万般。

日月每从肩上过,山河长在掌中看。

仙峰不间三春秀,灵境何时六月寒。

更有上方人罕到,暮钟朝磬碧云端。

显然,朱熹偷了唐宣宗这首七律的颔联:“日月每从肩上过,山河长在掌中看。”稍动手术,将下句中的“山河长”易为“江山常”,以致近千年来历代文人都对这副对联叹赏不已。朱熹做“贼”,可算是到家了。

反观朱熹的这副联语,上下联的起句“地位清高”、“门庭开豁”实属平常,无多文采,且“地位清高”云云完全是一副道学家的口吻。而“日月每从肩上过”、“江山常在掌中看”想象奇伟,用词夸张,真非帝王且雄文大手者不能道也。两者水平高下立判,似冰炭不同器,但奇怪的是,通读之却又妙不可言,如天造地设、珠联璧合。是何故也? 朱熹的起句如同垫脚石,取势低,后句方可走高;非如此,则不能支撑起宣宗气势夺人、威震天地的雄词健笔。看到后句,品之味之,方知起句之妙,不禁令人拍案叫绝!朱熹巧妙地将一代帝王的雄才大略化用为儒者的责任担当,大俗大雅红绿配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真堪称“妙手神偷”!

李忱为唐朝第十八位皇帝(847—859年在位,未算武周政权),初封光王,唐武宗死后,以皇太叔的身份即位,在位十三年,年号大中。《资治通鉴》载:“宣宗性明察沉断,用法无私,从谏如流,重惜官赏,恭谨节俭,惠爱民物,故大中之政,讫于唐亡,人思咏之,谓之小太宗。”
   《百丈山》是李忱为光王时游历江西奉新县百丈山大雄峰而作。据宋陈岩肖的《庚溪诗话》记载:“帝为光王时,为武宗所忌,多晦迹为方外游,至百丈山作诗云。”但李忱对未来身登九五充满信心,故而吟出了“日月每从肩上过,山河常在掌中看”诗句,流露出欲君临天下的雄心。几年后,他果真登上了大唐皇帝的宝座,实现了平生夙愿。

有趣的是,《全唐诗》收录的宣宗皇帝六首半诗(其中一首为残句),竟有两首是由“大”字起笔。除这首《百丈山》外,他还有一首《题泾县水西寺》:“大殿连云接爽溪,钟声还与鼓声齐。长安若问江南事,说道风光在水西。”起句气魄很大,后两句别有深意,告诉武宗,自己留恋山水,无心政事。其实,恰恰一个“大”字,便将他的心机道破。

另据宋代圆悟禅师的《碧岩录》记载:李忱为避武宗猜忌,曾遁迹山林为僧。一次与黄檗禅师同观瀑布,禅师对瀑吟道:“千岩万壑不辞劳,远看方知出处高。” 李忱应声而答:“溪涧岂能留得住,终归大海作波涛。”其帝王之气,确非常人所能模拟。

(作者为人民日报社总编室一读室主任)

作者:杨立新 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中国楹联报(zgylb.net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20081278@qq.com 站长QQ:20081278 皖ICP备10086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