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广告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网站 >> 联友原创 >> 内容

诗钟例话

时间:2014/9/29 9:38:43 点击:


    
  诗钟是中华文化根基长出的旁枝,虽属文字游戏,却是语言学中举世无双的富有艺术魅力的独特偶句,是华夏非物质文化遗产。《诗钟例话》是以国粹诗种为论题的文论体专著。本书精选自近代至当代二百馀年来具有代表性的典型的名人名作,对诗钟的钟体、钟格、钟式、钟律、作法、修辞等予以分类论述,注重知识性、趣味性。书中380馀例,时间跨度大,知识涵盖面广,为读者所喜闻乐见。诸例所涉及的知识点概不雷同,各有其旨,上乘钟例为当今诗钟作手提供参考,是雅俗共赏的文化精品。
随着当今网络文化的日益繁盛,全国各地诗社林立,诗钟创作早已成为集体、家庭及个人的文化娱乐活动形式,海外华人华侨诗钟爱好者亦见参与国内诗钟活动,海峡两岸时有诗钟交流。新的诗钟佳作令人击节呤赏,叹为观止。参与诗钟创作活动,有益于促进大脑思维灵敏度,有益于陶冶性情,有益于提高文化素质,丰富、充实业馀文化生活。本书旨在促使广大诗钟爱好者弘扬国粹,使诗钟活动为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增添异彩。
本书所选诗钟注意对与该例有关的生词僻典予以解释说明,尽力扫除阅读障碍,以适合初中以上文化读者所需。白化文先生扛鼎之作《闲谈写对联》一书中,第三章的第三节即谈及“诗钟”、“诗钟与对联”,先生预言:“看来,诗钟复兴之日也不远啦!”本人尚未见有关诗钟的专著出版,写作此书有填补空白之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诗钟例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奎生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概述

   诗钟属于语言学系的一种,是近代人斗智斗捷斗博斗巧的文字游戏性质的娱乐活动。诗钟始于清代中期咸道间福建八闽地区。诗钟的名称不一,《闽杂记》将嵌字格诗钟名曰“偶句”,分咏格名曰“分曹偶句”。清初,闽人以改律诗绝句而命名为“改诗”,王毓菁《诗钟话》云:“闽曰‘改诗’,取古人诗与吾嵌字合者,就其上下句中字,点窜涂抹缩成七字也。”又称嵌字格曰“折枝”,谓从律诗中摘取一联,如从树上摘取花枝。有人认为广义的“折枝”即是嵌字和咏物诗钟的代称。又曰“阉诗”,谓其从格律诗中阉割而来。曰“空咏”,即无主题。曰“战诗”,以限时作品而决胜负。借唐•白居易诗“寸截金为句,双雕玉作联”曰“雕玉双联”。以游戏时应者须唱答而称之为“唱诗”。向义《六碑龛贵山联语•论联杂缀》:“(诗钟)又名羊角对者,因求比偶相得,铢两悉称也。”“百衲琴”,乃取精去芜之旨以称。至于“诗钟”之命名,清•徐兆丰《风月谈馀录》云:“构思时寸香系缕上,缀以线,下乘盂,火焚缕断,钱落盂响,虽佳卷亦不录,故名曰‘诗钟’。”
   自咸道以降,集会结社组织诗钟比赛的活动形式,加上社会名流及文人的组织、参与并推动了诗钟的发展。诗钟竞技活动始于福建,从福建传至京师,波及全国。北京聚合了诸如张之洞、瞿鸿禨、杨锐、陈宝琛、文廷式等诗钟作手,都是大臣名家。道光间闽人曾光澄等在京师成立“荔香呤社”,光绪间陈宝琛、严复等组织“灯社”,广州有“与社”,上海有“江南呤社”,南京有“滨社”、“法社”,苏州有“折枝呤社”、“寒山社”,常州有“琼华社”,台湾唐景崧、丘逢甲也常组织打诗钟活动。辛亥革命后,北京出现诗钟热,成立的“潇鸣社”、“寒山社”,连梁启超都名列其中。上海樊园诗钟活动,聚集了陈三立、樊增祥等同光诗人的主要代表人物,朱汝珍在香港倡组“正声呤社”,宗威与钱基博共组“萸江呤社”与杨云史、张君默曹湘衡等人呤咏。诗钟作品出版的有《灯社呤卷》、《诗钟说梦》、《诗畸》、《百衲琴》、《湘烟阁诗钟》等。诗钟活动主要有聚呤聚唱和散呤聚唱两种形式。随着政治和社会大变革,诗钟活动曾经式微,近年来随着中华民族文化的日益发展、繁荣,诗钟之会在全国各地日渐流行。1998年5月中国诗钟研究会正式成立,会刊《燕山钟韵》出版发行,会员遍及全国,港澳台同胞,海外华人华侨,也热情参与内地的打诗钟活动。网络时代的今天诗钟已成为博客文化的精品之一。
诗钟创作的大旨有四:一审题,二托意,三选材,四琢对。诗钟出题通常用抽字及翻书法得题字。钟题或为一事一物,或为两物,或两事,以咏不伦不类之事物为分咏体正宗。出题有所限定,如嵌字体限定唱位,咏物体限定嵌入的字数、唱位、可否相连相对等,作诗钟时都必须严格遵守。据诗钟上下句限字分类,诗钟有四言、五言、六言、七言、八言等,古今皆盛行七言诗钟。据诗钟创作手法分类,诗钟有嵌字、咏物和杂体三体。据诗钟创作形式的实际运用分类,嵌字体的明嵌有正格与别格之分,暗嵌有笼纱与明暗合嵌的晦明二格。咏物体有分咏(含骈体分咏)和合咏二格,分咏与合咏又分咏不嵌和咏并嵌。杂体有删古格。有人将集句列为诗钟的杂体,既然嵌字、咏物体诸格皆有集句之作,不妨将集句钟作各归其类。近代诗钟创作主要流派有闽派和粤派之分,闽派重空灵尚意义,粤派重典实尚对仗,两派各有所长,自当兼容并包,按所需而采用。诗钟创作通常以白描、用典二法,兼用各种相应的修辞手法以切题。易顺鼎《诗钟说梦》强调嵌字体“用典当用本字本文”,咏物体用典讲究切题。若能熟题用生典,俗题用雅语,自是上乘。诗钟以对偶为基础,本书特将对偶列专项例话。至于诗钟的宜与忌,诗钟名家经验之谈谓诗钟宜典雅、宜有寄托、宜食古而化、宜奇、宜恒、宜秀、宜丽、宜婉曲以达,遣词造句以深老雄劲为上,秀丽拙险次之。诗钟禁犯题面(如禁以“黄花”咏“菊”,以“狗”咏“犬”等)、忌堆砌故事、忌一句用典,另一句白描(此病称“独眼龙”)、忌用奇字僻典、忌以一物对两物(此谓“三脚钟”)、忌板滞、忌陈腐、忌不调平仄,忌最后三字“三连同”,特别是“三连平”。至于前人忌用人名、忌异性人名相对,早已破禁。评定诗钟优劣虽见仁见智,有人认为可以司空图《诗品》所列二十四种奉为评定优劣的圭臬,确实言之有理,可使评之有据。每次诗钟活动一般评出前十名,前三名钟卷称作状元、榜眼、探花卷。宗威《诗钟小识》指出:“隶事须称,属对贵工,选材必精,造句要活”,此乃诗钟创作提要。愿文化大观园中,诗钟这朵奇葩艳丽多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、诗钟嵌字体
限定上下联字数的诗钟称嵌字体,通常诗钟作品多为七言,亦有四言、五言、六言、八言、骈体等,则不属诗钟正流。限字诗钟有嵌字体和笼纱体。嵌字又称嵌珠,“珠”是比喻,其比喻义为往首饰上嵌明珠。所嵌的字是出题时任意选定的,拈出两个或数个字,称“题字”,题字通常是从字典之类的书籍中找定。题字为两个字的一般是一平一仄,即不得相黏。两个题字是平声字还是仄声字,应严格依据古代近体诗平则为准。嵌字体有正格、明嵌式和别格之分,嵌字以两字对嵌为正格,所拈出的两个题字从一唱至六唱(七唱必须一平一仄)如果是全平或全仄,则用句中“拗救”、“不犯孤平”等办法补救。嵌字体正格按所嵌题字在上下联的位置不同有一至七唱,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联第一位的称一唱,嵌于第二位的称二唱,以下依次为三唱、四唱、五唱、六唱、七唱。之所以谓之“唱”,是因为评定诗钟作品等次高声唱诵名联名次。一至七唱又依动物的仿体来命名,一唱又称凤顶,二唱又称燕颔,三唱又称鸢肩,四唱又称蜂腰,五唱又称鹤膝,六唱又称凫胫,七唱又称雁足。嵌字正格另有比翼格、上楼格、下楼格。 
嵌字体明嵌式是直接将题字嵌入限定的位置,有五言、七言、骈体等明嵌式。
嵌字体别格有魁斗、蝉联、云泥、辘轳、卷帘、鸿爪、鼎足、汤网、双钩、鹭拳、勾股、押尾、狗尾、碎锦、双钩、流水、四皓、五杂俎、六逸、七贤、八龙、九老等。诗钟嵌字难稳而易工,直而乏味,曲而无骨,当以气韵风骨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四言嵌字诗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华社诗原》碎锦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华灯社酒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治诗论原。

1934年,何尔赓、陈天尺、陈祖光先生在福州倡为诗原之会,以“华社诗原”作嵌字诗钟,限四言,不连不对。此为四言嵌字诗钟。四言,即上下句各四个字。联中,华灯,光辉灿烂的灯。社酒,为春秋两次祭祀土地神的社日所酿之酒。治诗,研究诗歌。上下句分嵌题字“华”、“社”、“诗”、“原”,不连不对,合碎锦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五言嵌字诗钟的题字与嵌位

(1)、《月•钟》一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月色耿凉夜;
钟声疏暮天。

此联见《雪鸿初集》。佚名作品。此为五言嵌字钟联。题字“月”为仄声,“钟”为平声,两字对嵌于上下句第一字位置,称“一唱”。缩称“五一”。题字“月”、“钟”明嵌于上下联句首,为五言明嵌式的首嵌。耿,此通“炯”,“光明”之意。此则诗钟描绘傍晚和月夜的见闻及感觉,静谧幽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(2)、《碑•纸》二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荒碑蜗作篆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残纸蠹为巢。

《雪鸿初集》载此佚名所作钟联。意谓蜗牛爬行在荒废的石碑上留下的痕迹像篆书,废纸堆成了蛀虫的巢穴。题字“碑”为平声,“纸”为仄声,题字一平一仄对嵌于上下句第二字位置,称二唱,缩称“五二”。五言诗钟第二至四唱的题字对嵌于上下联中间,皆为五言明嵌式的腹嵌。此作抒发对置弃物的感慨,是托物抒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3)、《谁•我》三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回谁作嫁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顾我为峰。

此为中国十大著名画家之一的范曾先生所撰钟联。题字“谁”为平声,此用以表泛称。“我”为仄声,为第一人称。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句第三字位置,称三唱,缩称“五三”。上句设问,“千回”表明乐于利人。下句高瞻远瞩,胸襟开阔,气概非凡。五言诗钟的第三字要响,所谓“响”是要求所嵌的字在句中要着力、活脱。联中,“谁”、“我”二题字尤其给力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4)、《画•生》四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眉端纤画柳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舌底巧生莲。

《雪鸿初集》载此佚名诗钟。题字“画” 为仄声,花”为平声,粘后组合成动宾词组“画柳”、“生莲”。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句第四字位置,称四唱,缩称“五四”。上句说画柳叶眉;下句谓说话动听。钟联简明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5)、《春•血》五唱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慧可殷红血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易安凄绿春。

《范曾自选集•故园卮言》载此先生钟联力作。慧可(487—593)俗姓姬,出家后名神光,北朝高僧,礼菩提达摩为师,为中国禅宗二世祖。“殷红血”,当指北周建德三年(574)灭佛运动中曾努力保护经像。易安,南宋女词人李清照,号易安居士。李清照名篇《声声慢》词就有“凄凄惨惨戚戚”句。“凄绿春”,反映李清照晚年词作沉郁悲凉,流露国破家亡之痛。此则诗钟融入作者情愫。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联第五字位置,称五唱,缩称“五五”。题字对嵌于上下联末尾,为明嵌式的尾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、六言嵌字诗钟的题字与嵌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俱•各》五唱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涵雁影俱秋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户接云根各天。

 此为佚名所撰六言嵌字钟联,上下句皆六字,对嵌题字“俱”与“各”。上句描绘秋天雁从江面飞过的情景,下句描绘云天户外壮阔景观。“涵”,包容。户,门。云根,云生处。题字“俱”为平声,“各”为仄声,对嵌于上下句第五字位置,称五唱,缩称“六五”。“俱”、“各”二题字使上联描绘的上下景观相互映衬,下句所描绘户外天地尤显旷邈,嵌字称题。六言嵌字诗钟流传甚少,仅录此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、七言嵌字诗钟正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、题字与嵌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)、《投•果》凤顶格(投臣   果子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投臣战栗萧琛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果子堆花赵构餐。

宗威《诗钟小识》有清末民初官吏、文人李岳瑞所撰钟联。上句中,南朝•梁•萧琛(478—529)与梁武帝萧衍等为“西邸八友”,一日,他醉伏御筵,梁武帝以枣投之,萧琛取栗掷帝曰:“陛下投臣以赤心,臣敢不报之以战栗。”投,即“掷”。臣,此为萧琛自称。战栗,发抖;恐惧。“报之以战栗”,表白对梁武帝的敬畏之情。下句中,赵构(1107—1187)宋朝皇帝,庙号高宗。下联说南宋大臣、大将张浚劝宋高宗加餐事。张浚(1097—1164),字德远,汉州绵竹(今四川绵竹)人。历任枢密使、右相,力主抗金,屡败金兵。餐,此作动词,意为“加餐”,表示劝宋高宗保重身体。联中题字“投”为平声,“果”为仄声,对嵌于上下句第一唱位,称凤顶格,又称鹤顶、虎头、冠顶、冠头格。亦称“一唱”,缩称“七一”。题字对嵌于上下联句首,为明嵌式首嵌。上句嵌题字“投”,下句嵌题字“果”。上下联皆以果品关联,尤妥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)、《投•果》凤顶格(果塞鼻   投伤齿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果塞鼻嘲王厕枣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投伤齿愧谢邻梭。

《诗钟小识》有宗威所撰钟联。上句嘲王敦上厕所食用干枣事。王,指西晋大臣王敦(266—324)字处仲,琅邪临邑(今山东临沂北)人。官至镇东大将军。王敦上厕所,见厕所内有干枣,以为上厕所也可食用干枣,不知道厕所设有干枣是用来塞鼻以免臭味刺鼻。下句切谢鲲邻女投梭伤齿事。谢鲲(280—322)字幼舆,陈国阳夏(今河南太康)人。西晋官吏。上下句皆用晋事。嵌字诗钟一唱至七唱的题字嵌位可以上下句互换,此则诗钟上句嵌题字“果”,下句嵌题字“投”,嵌字了无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3)、《既•不》凤顶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既白鹤犹来赤壁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前马亦度蓝关。

诗钟名家樊增祥撰此钟联。既白,已经天亮。宋•苏轼《前赤壁赋》:“相与枕藉于舟中,不知东方之既白”。蓝关,即蓝田关,在长安附近的蓝田县境。唐•韩愈《左迁蓝关示侄孙湘》诗: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。韩愈因谏迎佛骨事贬为潮州刺史,赴任途中作此诗,流露英雄失路之悲。句中,题字“既”、“不”皆为仄声,且皆为虚字,因对嵌于上下句首字,七言诗钟“第一、三、五”字平仄可不论。题字“既”、“白”对嵌于上下句首字,为凤顶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4)、《雪•珠》凤顶格(集句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雪肤花貌参差是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珠箔银屏迤逦开。

有人出“雪”、“珠”二字为题,请苏堪作诗钟,苏堪应声呤此佳作。上下句皆集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:“中有一人字太真,雪肤花貌参差是”、“揽衣推枕起徘徊,珠箔银屏迤逦开”。雪肤,皮肤像雪一样白。花貌,容貌如花一般美丽。题字“雪”为仄声,“珠”为平声。此则诗钟描绘美女的容貌及陈设之豪华,让人想象宫廷的奢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5)、《柳•边》燕颔格(独柳   半边)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独柳体风杨素弱;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半边颅月建文偏。

《诗钟小识》载此吴桐鸳所撰钟联。上句化用杨素“柳条通体弱,独摇不须风”语。杨素(?—606)字处道,弘农华阴(今陕西华阴)人。隋朝大臣。官拜司徒、楚国公。下句中,明建文帝朱允炆颅顶颇偏,太祖朱元璋抚摸他的头顶说:“半边月儿。”“半边颅月”即指此。题字“柳”为仄声,嵌于上联,“边”为平声,嵌于下联,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句的第二字位置,称燕颔格,又称叶底格。亦称“二唱”,缩称“七二”。七言嵌字正格二至六唱的题字对嵌于上下联中间,又称明嵌式的腹嵌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6)、《柳•边》燕颔格(梅边   杨柳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梅边白石吹寒月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杨柳屯田唱晓风。

《诗钟小识》载此陈公俌诗钟闽派代表作。上句中,白石,宋代词人姜夔(约1155—约1221)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鄱阳(今江西鄱阳)人。上句融入姜夔词《暗香》(仙吕宫)“旧时月色”、“梅边吹笛”、“又片片吹尽也”句意。下句中,屯田,宋代词人柳永(987—1053)字耆卿,崇安(今属福建)人。官至屯田员外郎,世称柳屯田。其《雨霖铃》词有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句。上下句皆写景,宗威以为此作句调秀艳绝伦。上句第二字位置嵌题字“边”,下句第二字位置嵌题字“柳”,合燕颔格。燕颔格的平仄二题字可于上下联中位置互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7)、《子•鱼》燕颔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燕子不归春寂寂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鲤鱼无信路迢迢。

《闽杂记》作者施鸿保在闽期间撰此钟联。燕子南归为春天到来的物候,届时“不归”,迟到的春天气氛使人感到冷静、落寞。“鲤鱼无信”,指“鲤鱼风”,为信风,《文选》李善注引《提要录》:“鲤鱼风,九月风也。”一说风在春夏之交,《石溪漫志》:“鲤鱼风,春夏之交。”鲤鱼风,亦为物候,“无信”,谓其未按时到来。“路迢迢”,是行人的感觉,旅途是那么漫长。此联以物候描述感觉,直抒胸臆。题字“子”为仄声,为虚字,“鱼”为平声,为实字,对嵌于上下联第二字位置,为燕颔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8)、《来•者》燕颔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饮者留名惟李白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饥来驱我学陶潜。

戏曲作家罗惇曧撰此钟联。上联说李白嗜酒豪饮。饮者,嗜好饮酒的人。李白《将进酒》诗: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”上联融入此诗意。下联说愿学陶潜面对困厄的生活态度。东晋诗人陶潜的《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》:“夏日长抱饥,寒夜无被眠”句,《乞食》诗:“饥来驱我去,不知竟何之”,都反映了他晚年生活窘迫,使人感觉到陶潜为人的真率和“忧道不忧贫”的精神境界。“我学陶潜”即学他坦荡磊落的心灵境界。题字“来”为平声,是实词,“者”为仄声,是虚词,两个题字分嵌于上下联第二字位置,为燕颔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9)、《女•花》燕颔格(集句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素女青娥俱耐冷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名花倾国两相欢。

《闽杂记》有此佚名所撰钟联。上句集自唐代诗人李商隐《霜月》诗。素女青娥,《淮南子》高诱注:“青女,青腰玉女,主霜雪也。”素娥,嫦娥,月色白,故曰素娥。下句集自唐代诗人李白《清平调词三首》其三。名花,此指牡丹花。倾国,绝色女子。此指杨贵妃。李延年《佳人歌》: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”题字“女”、“花”对嵌于上下句第二唱位,为集句嵌字燕颔格。此则诗钟为集不同诗人的诗句,如天造地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0)、《老•桃》鸢肩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诗人老屋茅都破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渔父桃源棹竟回。

《絜园诗钟》有此蔡乃煌所撰钟联。上联切唐代杜甫诗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诗人,即指杜甫。联句反映诗人杜甫的生活窘境。下联切东晋文学家、诗人陶潜的《桃花源记》。武陵渔父发现了“桃花源”。棹,划船的工具。此指代“船”。题字“老”为仄声,是虚词,“桃”为平声,是实词,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联第三字位置,为鸢肩格,又称鹿颈。亦称“三唱”,缩称“七三”。“老屋”与“桃源”两种截然不同的境况,对比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1)、《官•座》鸢肩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逊官梅诗兴动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融座客酒狂多。

《逸梅杂札》记此戚牧所撰钟联。上句说何逊故事。南朝梁诗人何逊(?—518),字仲言,东海剡(今山东剡城)人。以能诗称著,有《早梅》诗,清•江昉刻《何水部集》于此诗之下注:“逊廨舍有梅花一株,日夕呤咏其下,赋诗云云。后居洛思之。再请其任,抵扬州,花方盛开,逊对花盘桓,终日不能去。”联句化自杜甫《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》:“东阁观梅动诗兴,还如何逊在扬州。”下句说孔融好饮事。东汉末文学家孔融(153—208),字文举,鲁国(今山东曲阜)人。官至北海相。“建安七子”之一。性好宾客,曾反对曹操禁酒,颂酒之德。并说“尊中酒不空,吾无忧矣。”题字“官”为平声,“座”为仄声,对嵌于上下句第三字位置,为鸢肩格。钟联咏名人与“诗”、“酒”,典雅工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2)、《诗•钟》鸢肩格(集句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满庭诗景飘红叶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半钟声到客船。

 张利春撰此钟联。上句集自唐•雍陶《韦处士郊居》诗:“满庭诗景飘红叶,绕砌琴声滴暗泉。”满院红叶飘落的情景触动灵感而引发诗兴。下联集自唐•张继《枫桥夜泊》诗: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此诗脍炙人口。题字“诗”为平声,“钟”亦平声,七言诗钟平仄可“一、三、五”不论。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联第三字位置,为鸢肩格。此联皆集唐诗,为集句嵌字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3)、《蛟•断》蜂腰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射虎斩蛟三害去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房谋杜断两贤同。

清末“丁未政潮”后,一日,军机大臣张之洞宴请袁世凯,酒后打诗钟,在座的蔡乃煌以此钟联奉承张、袁。上句中,三害,《晋书•周处传》言,晋代阳羡人周处为害乡里,被乡人连同南山之虎、水中之蛟合称“三害”.后周处改过自新并射虎斩蛟,为乡人除害。此“三害”暗指瞿鸿禨、岑春煊、盛宣怀。在“丁未政潮”中此三人被扳倒。下句中,房谋杜断,唐太宗时,宰相房玄龄与杜如晦共主朝政,房氏多谋略,杜氏善决断,故称。两贤,此借指张之洞和袁世凯。蔡乃煌以此联捧得张、袁心花怒放,不久即升任上海道。题字“蛟”为平声,“断”为仄声,对嵌于上下句第四字位置,为蜂腰格,又称合欢格。亦称“四唱”,缩称“七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4)、《风•转》蜂腰格(集句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流不转吞吴石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月无风出塞云。

《诗钟说梦》载此人称袁世凯智囊的杨士琦所作集句诗钟。上下句皆集自唐代杜甫诗句。题字“风”、“转”对嵌于上下句第四字位置,合蜂腰格。上下句皆写景。“吞吴石”,托物寓意,使人感触历史的脉搏。“出塞云”,牵动着读者的思绪。钟联寄意遥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5)、《天•我》鹤膝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到无边天是岸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登绝顶我为峰。

   沈葆祯任清朝船政大臣期间,公事之馀,喜诗钟之会,曾撰此钟联。大海茫茫无边,终究有“天”为岸。登山到达绝顶,看似渺小的“我”却是一座比绝顶更高的峰峦。“无边”与有“岸”,绝顶不“绝”,联语口气雄阔,蕴含相对论哲理,自勉亦励人奋进,意态不凡。题字“天”为平声,“我”为仄声,七言诗钟上句第五字须用平声字,不能用仄声字。七言诗钟的第五字与五言诗中的第三字一样,要响。题字“天”、“我”对嵌于上下联第五字位置,为鹤膝格,又称合跗格、“五唱”,缩称“七五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6)、《连•战》鹤膝格(英伦   巴以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英伦爆炸连环起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巴以纷争战祸频。

当代方锡珊撰此钟联。上联说英国曾发生地铁爆炸案等。英伦,即英国。下联说巴勒斯坦与和以色列频繁发生武装冲突。题字“连战”为人名,曾任台湾国民党主席。联中,“连”与“战”相对嵌于上下联第四字位置,为对嵌。对嵌于第五字位置,合鹤膝格。人名嵌于竖行,又称竖嵌。按从上联到下联的顺序,人名“连战”构成顺嵌。“英伦”为一个国家的名称,而“巴以”则是两个国家的简称,“英伦”对“巴以”,是“三脚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7)、《连•战》鹤膝格(城乡   道路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城乡处处战高产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道路条条连小康。

当代吴作义撰此钟联。此联说我国改革开放后繁荣兴旺景象,并展望美好未来。题字“连”、“战”对嵌于第五字位置,合鹤膝格。按从上联到下联的顺序,人名“连战”构成竖嵌的反嵌。钟联立意新,时代感强,催人奋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8)、《奇•态》鹤膝格(集句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弟兄岑氏奇皆好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秭妹杨家态并浓。

    黄绍第在鄂中撰此钟联。《诗钟说梦》谓当时恰有姓“岑”和姓“杨”的两位贵人在当道,见者遂以为是黄绍第有意为之。其实并非如此。自此联传播后,梁鼎芬将黄绍第推为钟王。此作用“杜诗”对“杜诗”,妙造自然。此联为集句嵌字,题字“奇”为平声,“态”为仄声,对嵌于上下联第五字位置,为鹤膝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9)、《似•君》凫胫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落花时节逢君又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去燕归来识似曾。

彤士撰此钟联。上句化自唐•杜甫《江南逢李龟年》诗:“落花时节又逢君”句。钟句的“逢君又”是原诗句“又逢君”的颠倒。下句化自宋•晏殊《浣溪纱》词: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句。钟句“去燕归来识似曾”是原词句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的错综。题字“君”为平声,“似”为仄声,对嵌于上下联第六字位置,为凫胫格。亦称“六唱”,缩称“七六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)、《东•尾》凫胫格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众山一览惟东岱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海能容有尾闾。

《诗钟说梦》录此周登皞所撰钟联。上联融入唐•杜甫《望岳》: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诗意。杜甫登泰山远眺,发出“众山小”的感慨,化用《孟子•尽心上》: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语。东岱,即东岳泰山。《风俗通•山泽》:“泰山,山之尊者。一日岱宗。岱者,始也;宗者,长也。”“故为五岳之长”。下联谓海纳百川有容而成为水的归宿处。尾闾,古代传说中海水归宿之处。《庄子•秋水》:“天下之水,莫大于海,万川归之,不知何时止而不盈;尾闾泄之,不知何时已而不虚。”尾,指百川之下;闾,指水聚之处。题字“东”为平声,“尾”为仄声,对嵌于上下联第六字位置,合凫胫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1)、《足•之》雁足格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亭馆春深花睡足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池塘烟重柳眠之。

清•陈春祺撰此钟联。上联中,亭馆此指唐宫内沉香亭。春深,点明季节。花睡,《太真外传》:“上皇(唐明皇)登沉香亭召太真妃子(杨玉环)。妃子时卯睡未醒,命高力士从侍儿扶掖而至,上笑曰:‘岂是妃子醉,直海棠睡未足耳!’”下联中,烟,指水气。柳眠,《三辅旧事》:“汉苑中有柳状如人形,号曰人柳,一日三眠三起。此联借景咏人,别有机杼。七言诗钟雁足格的仄声题字必须在上联,平声题字必须嵌下联,两个题字对嵌于上下联第七字的位置不能倒置。题字“足”为仄声,为实词,嵌上联,“之”为平声,是虚词。此联为雁足格,又称坐脚、鱼尾、凤尾、脱靴格。亦称“七唱”,缩称“七七”。题字对嵌于上下联句末,为明嵌式的尾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2)、《满•墙》雁足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色江南知绿满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宵银汉比红墙。

    《诗钟小识》有此邵瑞彭所撰钟联。上联化用宋•王安石《泊船瓜洲》诗: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”句中,一个“满”字,经反复修改而定。洪迈《容斋续笔》卷八:“吴中士人家藏其草,初云‘又到江南岸’,圈去‘到’字,注曰‘不好’。改为‘过’,复圈去而改为‘人’,旋改为‘满’;凡如是十许字始定为‘绿’。”联句切王安石工于炼字。下联化用唐•李商隐诗“本来银汉是红墙”句。银汉,天河。银河。钟句写景绚丽,嵌字妥贴自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(23)、《漠•班》雁足格(集句)

一去紫台连朔漠;
几回青琐点朝班。

 佚名撰此钟联。上联集自杜甫《咏怀古迹》之三。紫台,帝王所居。犹紫宫。此指汉宫。朔漠,北方沙漠之地。诗中借指匈奴。下联集自杜甫《秋兴八首》之五。青琐,汉代宫门镂刻连环纹,涂以青色,称青琐。此用以指代宫门。点,谓传点。朝班,即上朝时依职分和品位排列之次序。题字“漠”为仄声,“班”为平声,对嵌于上下联第七字位置,为雁足格。此联集句嵌字,天衣无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4)、《路•为》下楼格(为国   路人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国捐躯真可敬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路人侧目实堪羞。

现代诗人陈隆恪抗战期间一家避难江西萍乡,其《四照阁诗集•趣馀录》有与妻子俞徽、女儿陈小从所作诗钟。兹录陈隆恪所作《路•为》一至七唱,为七言嵌字诗钟下楼格,即拈一平一仄两个题字限作一套从一唱至七唱的诗钟,称“连环唱”,因依次从一唱至七唱,如沿梯下楼,故称“下楼格”。反之,如依次从七唱至一唱,似沿梯上楼,则称“上楼格”。此为《路•为》一唱。上句对为国捐躯的英烈表崇敬之意。下句表白对被路人怒恨者的看法。路人,路过的行人。侧目,犹怒目而视。联中,题字“路”是仄声,“为”是平声,对嵌于上下联第一字位置,为下楼格“一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5)、《路•为》下楼格(正路   无为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路不由君子戒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为而治道家尊。

上联强调人生应走正道。由,经历。君子,此指道德高尚的人。戒,戒除。下联说道家尊奉“无为而治”。无为而治,国家的统治者不必有所作为便可治理国家。此是春秋末年思想家、道家创始人老聃的政治理想。联中,题字“路”、“为”对嵌于上下联第二字位置,为下楼格“二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6)、《路•为》下楼格(人间   天下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间路窄冤家遇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下为公大道行。

上联感慨世事。意谓人间路狭,仇人或不愿相见的人偏偏在狭路上相遇,令人来不及回避。冤家,指仇人或不愿相见的人。下联化用《礼记•礼运》: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”天下为公,不把君位当作一家的私物。大道,道之广大而不偏私。道,政治主张或思想体系。行,通达天下。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孙中山借用来作为对“民权主义”的解释,意思是政权为一般平民所公有。题字“路”、“为”对嵌于上下联第三字位置,为下楼格“三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7)、《路•为》下楼格(巧妇   渔人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巧妇难为无米炊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渔人迷路有花流。

上联引用俗谚,比喻在不具备先决条件的情况下难以办到所要求办的事。下联描述晋• 陶潜《桃花源记》